欢迎光临,贵州贵阳苗药网站!

关于我们    |   健康资讯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NEWS 健康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健康资讯

    新闻导航

    苗药的起源

    来源:www.guizmct.com 发布时间:2020-05-14 返回

       苗族是中华民族最为古老的少数民族之一,现主要聚居于贵州省东南部、广西大苗山、海南岛及贵州、湖南、湖北、四川、云南、广西等省区的交界地带。苗族集中分布的广大地区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这里山峦重叠,江河纵横,气候温和,雨量充沛,贵州苗春堂自然植被繁茂,动物、植物、矿物药资源十分丰富,历来是我国药材主要产区。数千年来苗族同胞在这些地区生息耕耘,并在与疾病作斗争的漫长历史中积累了丰富的医药理论知识和临床经验。

    贵州苗药

     

    由于苗族历史上无文字,对其医药的发展,历代文献记载甚少。近年来的的实际调查表明,苗族医药历史悠久,特色鲜明。苗药的起源可以从传说、考古和古籍三方面来说明。

    从传说中探源——苗族医药始于原始时期,源于苗族先民的生存斗争需要与生产生活实践。具有5000多年历史的苗族,其医药起源经历了人类社会漫长而初始的医疗活动阶段。至今,在广大的苗族聚居区还流传着“药王爷”的传说。传说药王爷不畏艰难险阻,披星戴月为人民“岔税岔嘎”(苗语即“寻找药方”)。“一个药王,身在八方;三千苗药,八百单方”的歌谣在各地仍被传诵。至今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贞丰、晴隆等地的苗医,还非常崇敬“药王爷”,在行医过程中治好病,就要以杀鸡祭祖的方式来敬祭“药王”。这个传说同《淮南子》记载的“神农尝百草”的传说非常类似。《山海经》云:“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这说明苗族医药是起源于上古神话时代的。

    从考古中探源—文物考古发现也有力地证明了苗族医药源远流长。例如,1972-1974年长沙东郊发掘出马王堆汉墓。在一号汉墓中,保存完好的西汉女古尸手中握有2个董囊(香囊),内装有药物。这些药物经鉴定为辛夷、花椒、茅香、佩兰、干姜、高良姜、酸枣核、藁本等芳香性药物,其均含挥发油等有效成分,具杀菌、驱风、发汗等作用,都是苗族常用物。另外,在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医学文献中,主要部分是我国至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医学帛书《五十二病方》,在其中提到的药物“答”,实为苗族称呼的豆科植物。现在苗语将“豆”称为“兑”,其与“答”不但同义并且近音,是古苗语的演化结果。《五十二病方》中还将寒热为主的病称为“瘦”,此与苗族“茄”同音同义,这也充分体现了它们之间的密切关系。历史上,湖南长沙是苗族先民地,这一考古发现则为苗族医药的悠久历史提供了有力证据。

    从文献中探源——我国第一部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是已知中国最古老的药学著作。据研究统计,《神农本草经》中苗语记音的药草达1/3左右。另外,明代李时珍的名著《本草纲目》第一册中采用苗语记音的药草有17种,第二册中有27种。《本草纲目》还记载了不少苗族药物的形态、采集与用药经验。如在“菖蒲”条下,引苏颂《图经本草》曰:“……春生青叶,长一二尺许,其叶中心有脊,状如剑。无花实。……黔蜀蛮人常将菖蒲随行,以治卒患心痛。”并指出:“其生蛮谷中者尤佳。人家移种者亦堪用,但于后辛香坚实不及蛮人持来者。此皆医方所用石菖蒲也。”由此可见,苗族药菖蒲、石葛蒲的应用历史悠久,是随身所带的治疗卒患心痛之症(相当于现代医学的冠心病等心血管疾患)的药物。

    通过调研得知苗药的历史发展主要经历了早期医药阶段、经验医学阶段、理论医学发展阶段。

    早期阶段是指从春秋战国时起,一直延续到元朝时。在这一阶段,人们对自然界的许多现象,包括对人类发生瘟疫的情况无法理解而产生恐惧心理。为了求得平安或祛除疾病,必须求得外界神灵的帮助。因此,以“药王爷”为代表的医者,偶尔也用药物给人治病。在苗族“古歌”中关于这一阶段发现药物的故事也很多,如贵州黔东南州一首叫《垫哈》的古歌,说的是哈哥小时不幸被虎背去,10年未返,后被父母找回时,野性不改,声音嘶哑不能说话。一次他跑出去到河边吃了很多浮萍,哈哥不但能说话了,还改掉了野性。苗家因此懂得了浮萍能治嘶哑病。

    经验阶段是指明王朝在苗族主要聚居地区实行“改土归流”政策之后的年代。明朝时期,政府对于苗族聚居区在军事上推行“军屯制”,经济上采取了有利于地主经济发展的措施,为苗族医药与其他先进民族的医药交流提供了机会,从而提高了苗族医药的整体水平。这一时期的苗族医药已从古老的早期医药阶段进入经验医学的大发展阶段。

    改土归流后,苗族的药物得到较大的发展,曾有过较为兴盛的时期。由于对药物的需求大大增加,使得药市十分繁荣。19世纪末20世纪初,黔东南和湘西等地大批药材经湖南洪江、常德转销武汉等地,刺激了药物的生产经营及药市的产生。如号称“滇黔锁钥”的关岭县,据《关岭县志》记载商品类药物已达200余种,其境内的关索、颇贡、永宁、花江等地形成了繁荣的“场期药市”,许多苗医一边售药,一边看病,还进行民族医药的交流。其他如黔东北的《松桃厅志》记有苗药52种,湘西《凤凰厅志》也记有苗族常用药物100多种。苗药的市场繁荣,使种植苗药的药园发展起来,促进了苗药的发展。

    理论发展阶段是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苗族地区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历经30年,一批民族医药科技工作者,通过对苗族医药的调查、研究,对分散的、不系统的苗族医药进行了整理和提高,并从临床疗效、药理实验、药物化学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研究,使苗族医药步入了理论医学阶段。